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6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推荐】為瞭工作出賣肉體 我躺在經理胯下呻吟

3、面子到底多少錢一斤,我們為什麼要在乎別人的看法。國外
我徑直走到床邊,脫掉大衣,裡面是單薄的睡衣。我還是從他看我以及別的女孩的眼神中,讀到瞭一個單身中年男人的壓抑、渴望和焦躁。”他邊說話邊一把剝下我的衣服,我壓抑著內心的厭惡努力迎合著他……  有瞭這一次,我的工作算是保住瞭。 >
  白領口述:為瞭工作出賣肉體 我躺在經理胯下呻吟
  我徑直走到床邊,脫掉大衣,裡面是單薄的睡衣。他卻站在那裡看著我不動。我隻好走上前,抱住他,臉貼著他的胸膛說:“原諒我,好麼?”他這才笑起來:“這就對瞭。”他邊說話邊一把剝下我的衣服,我壓抑著內心的厭惡努力迎合著他……
  大學畢業後,我從浩蕩的求職大軍中一躍而出,有幸進入到一傢大公司工作。公司是全國運營機制,收入、福利都讓我很是驚喜,比我其他的同學,不知道要好多少倍。所以,我分外珍惜這份工作,每日勤勤懇懇,任勞任怨。
  我的部門經理姓錢,40歲,離異多年。其實,按照他有車有房那麼好的條件,應該是很容易再婚的,但是他始終單身一人。聽同事們議論,他不再婚的原因,一是他脾氣有點怪,二��他也有著男人好色的本性,女朋友常常換,一副很享受的樣子。
  不過,我還是從他看我以及別的女孩的眼神中,讀到瞭一個單身中年男人的壓抑、渴望和焦躁。所以我一直刻意跟他保持適度的距離。剛工作5個月,就到瞭年底,聽說公司要裁員,而我還沒有過試用期,心裡很是惶恐。那天下午,錢經理主動找我談話。先說瞭一些這一年來公司虧損嚴重、不得不實行裁員計劃等話,又說我業績不是很突出,瀕臨被裁的邊緣,而部門裁員主要由經理推薦,所以他希望我在最近這一個月要提高效率,努力工作雲雲。 >

  我知道他的言下之意是什麼,不就是說我的命運在他手中嗎,更甚的是,他在暗示我怎麼做才能免除被裁員的命運!那天晚上,我失眠瞭。難道我真是要為瞭這個飯碗,不惜一切代價去取悅於他嗎?想起男友和我的生活,戀愛兩年中毫無樂趣所言,每次做愛都匆匆繳械的男友隻能以無言面對我,而我隻得將自己所有的身心完全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,默默的獨守空房。也許是因為壓力和生活所迫,面對男上司,當他邊說話邊一把剝下我的衣服,我隻能壓抑著內心的厭惡努力迎合著他……
  一周以後,經理要到外地出差,他挑瞭我同行。在辦完事回賓館的路上,他問我願不願意陪他到酒吧坐坐?當時才晚上8點,我不好推辭,便答應瞭。那個晚上,他不怎麼說話,隻是一杯接一杯地喝酒。不得已,最後我隻能扶著跌跌撞撞的他回賓館。等送他進瞭房間,我轉身要離開的時候,沒想到他一把抓住我,紅紅的眼珠,掩飾不瞭內心的渴求。
  我即刻慌成一團,強做鎮定地說:“你喝多瞭,好好休息吧。”話音未落,他撲上來一把抱住我,然後把嘴往我臉上湊。我死命地推開他,卻怎麼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“聽我的,你想要什麼我知道,我會滿足你的。”他喃喃地說。我隻覺得惡心,他知道我舍不得這份工作,竟然用這樣的手段來要挾我。我想逃離,但就是無法掙脫他困著我的強有力的雙手。
  我心想,反正他也醉瞭,也許隻是說說胡話就會睡去,正當我猶猶豫豫的當頭,他三下五除二地扒下我的衣服,迫不及待地把我扔在床上……到瞭緊要關頭,我突然不自覺地抗拒著,並一下大哭起來。他停下來,疑惑地問我:“別哭瞭好嗎,別哭……”可我還是止不住地大哭,他聽得煩瞭,暴喝一聲:“滾,給我滾出去!” >

  慌亂中,我迅速套好衣服,膽戰心驚地回到自己的房間。浴室裡,我清洗著自己,覺得全身上下全是屈辱。怎麼都洗不掉。
  我流著淚,回想著自己年輕的愛情和遭遇,我在為誰守著自己的貞潔呢?半年前,那個我深深愛瞭兩年,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奉獻給瞭他的那個無能男友,連性生活都無法滿足我,何談其他?
  一次真誠的愛之後,我得到瞭什麼?付出瞭所有的我,還不是一樣一無所有?這個世界上,真的有懂珍惜的男人嗎?還會有男人會真正地在乎我的貞潔嗎?
  紛亂的思緒,錯綜的想法,一個接一個地縈繞在我腦中。我有些失控瞭。就在我的思維被自己攪得快要窒息時,我終於拿定瞭主意。
  當聽到敲門聲後的他打開門,見到是我,一抹驚訝掠過他的眼中。“什麼事?不怕我吃瞭你啊?”他的話直白而犀利,讓我有一種屈辱的感覺。我想,他是知道我為什麼過來敲門的,他甚至已經猜測到我肯定會來敲門。當我做著這樣的事情時,心裡有一種深深的悲哀。

  我徑直走到床邊,脫掉大衣,裡面是單薄的睡衣。他卻站在那裡看著我不動。我隻好走上前,抱住他,臉貼著他的胸膛說:“原諒我,好麼?”他這才笑起來:“這就對瞭。”他邊說話邊一把剝下我的衣服,我壓抑著內心的厭惡努力迎合著他……
  有瞭這一次,我的工作算是保住瞭。
  然而有瞭這一次,很快,就接二連三有瞭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
  我對他的感覺,也從最初的厭惡變成瞭依賴。我們定期幽會,我慢慢從他身上找到瞭做女人的快樂,他讓我體會到瞭做女人的快感,這是男友不能給我的。我覺得自己需要他的氣味他的溫暖,我甚至幻想著要跟他結婚。直到那天,我在茶水間聽到幾個新來的年輕女孩談話。她們竊竊私語著經理又搞上瞭一個新來的女大學生的事情,不過他除瞭在床上給這些女人滿足之外,絕對不會投註任何的感情……
  那一刻,我突然如醍醐灌頂,是的,我其實不過是他胯下呻吟著的玩物,而高潮就是他給予我的酬勞,我想我應該醒來,早點結束這一切……
酒吧交到以上的人,你的人生基本毀掉一半了而這一輩子一定要交的四位朋友: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